回憶和黃衫軍的緣分,要追溯到呂怪物換盜帥、小鋼炮的那年…在那個透過收音機轉播的年代,盜總縱橫壘間、不戴傲氣的背影,讓我就此成為大象的跟屁蟲!

 

國小時期,老爸送了ㄧ頂盜帥的簽名帽,我戴到臭掉都不願洗,某個暑假天天打棒球帶那頂,回想那個味道…還真特別;因為兄弟,我與愛味全的表哥<住樓下>連七次碰面不說話,只因為爭論陳義信和黃平洋誰強…。

smilk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